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生活 >> 内容

民企股权假代持遭刑事追诉 知情人举报贪腐偷税大隐情

时间:2020/7/27 16:57:32 点击:

  核心提示:自去年10月8日甘肃省纪委监委官网披露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农工委原主任委员武某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七个月之后,其庇护偷税、插手刑事案件介入民事纠纷的行为也浮出水面。5月29日,被告人王立鼎被控职务...

自去年10月8日甘肃省纪委监委官网披露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农工委原主任委员武某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七个月之后,其庇护偷税、插手刑事案件介入民事纠纷的行为也浮出水面。5月29日,被告人王立鼎被控职务侵占罪一案的庭审现场披露出了大量的信息。

   王立鼎是独资企业甘肃中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中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五年前购买其姻亲长辈裴某江的一宗土地开发“巍某斯小区”,项目做完后,王立鼎与裴家族人亲属因债务发生争议,武某斌在明知裴某江涉嫌偷税数额巨大的情况下,力推以刑事追诉介入他们的经济纠纷,从而掩盖偷税事实,致使王立鼎身陷囹圄,企业停摆,数百人失去工作。

此案于5月29-30日在临洮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王立鼎的父亲王宏在该县法院门口递交出多份材料,公开了涉嫌贪腐和偷税数百万元、侵吞民营企业上亿元资产的事实。

为避税亲戚间企业股权假代持

2014年11月,从事过多年建筑施工的王立鼎,注册成立了独资企业中晖公司,从事住宅房地产开发。姻亲姑姑裴某鉴于对王立鼎开发经营能力的信任,把自己的资金借给侄女婿王立鼎,并介绍族人亲属也将资金借给他以生息。

王立鼎的姻亲长辈裴某江控制的临洮县巍某斯名表眼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巍某斯公司)有一宗位于洮阳镇南关1号据称22亩的土地,裴某江报价100万元/亩,且在楼盘建成后从售楼款中清偿土地款,但必须让他少缴或者不缴税款。王立鼎表示接受。

但经咨询得知,若这样成交,则裴某江须缴纳税款500多万元,裴某江不干。

后来,裴某江决定以“阴阳合同”来办理,就是土地以每亩100万元总价2200万元成交,但在公开的《土地转让协议》中,将土地价格确定为每亩28.12万元总价610.11万元,为了手续完善,2015年4月9日巍某斯公司请评估机构出具了土地评估报告。同年4月15日,裴某江和其侄女婿王立鼎以此价格签订了《土地转让协议》。

临洮法院庭审现场

    协议签订后,裴某江给当地税务机关领导打电话,由王立鼎上门咨询纳税额。税务局计算的结果是,裴某江应纳税额90多万元,王立鼎应纳税额10万余元。

裴某江对此仍不接受,让武某斌帮着找临洮县主要领导人,希望免交或减少税款,等了十几天没有回应。裴某江经与武某斌商议后,得知如果将中晖公司合并到巍某斯公司旗下,则不用缴纳全部税款,于是,中晖公司的股权变更在巍某斯公司旗下,法定代表人变更为裴某江,在名义上成了其子公司。

2015年7月20日,该宗地《土地证》过户到中晖公司名下。同时,为了扩大裴某江的名表眼镜公司的影响力,双方议定新开发小区的名字以“巍某斯”命名,在那个亲属关系融洽的时光,这一切都不会让人多想。

    2016年1月29日,售房手续陆续办理齐全之后,中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恢复为王立鼎。只是,漏掉了对股权登记的恢复。两年后的2018年7月,王立鼎在民乐县的项目即将上马,在办事过程中才发现企业股权未恢复,为满足相关方急于做尽调的要求,王立鼎要求裴某江盖章变更公司股权,裴某江声称管理公章的人外出,若急用让王立鼎自行弄个巍某斯公司的公章盖上,于是,王立鼎便让副经理另行刻制了巍某斯公司的公章,办理了中晖公司的股权变更(恢复)登记。

越权以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

    从2015年动工到2018年底,王立鼎带着自己的施工和销售团队,把这里建成了在当地颇为引人注目的住宅小区,房屋也大部分售出。巍某斯公司跟中晖公司的人员、财物、生产销售、管理各方面均没有一丝关联。

王立鼎一边卖房一边优先偿还向姻亲姑姑裴某等人的借款,对账单显示,王立鼎共向裴某等人借款2867万元,这些债权人,很多是家族企业巍某斯公司的股东。

    2018年底,王立鼎偿还了裴家各债权人借款本金2867万元、巍某斯公司土地款2000万元之后,赚取的利润也就是尚未卖出去的车库和商铺,尚未变现;同时,王立鼎在甘肃省张掖市民乐县又设立了公司开发项目,因此偿还借款利息和土地款余额就显得力不从心。

    而裴家债权人则因为王立鼎生意越做越大,说好的借款利息和部分土地款却迟迟没给,他们觉得王立鼎忘恩负义,赚了钱还钱却很慢,于是一方面把借款利息从先前约定的6%提高到12%,另一方面催促偿还现金。这使得双方关系渐趋紧张,矛盾一触即发。

   王立鼎认为,如果按照裴家人这么算,他吃了800多万元的亏。但出于对借钱的感恩,王立鼎思虑再三决定还是满足他们的要求,只是因为其它项目在建,现金十分紧张腾不出钱,所以要求顶给对方部分商铺,再还一些现钱,裴家人并不同意。

三被告人在法庭上

这时,一直与裴家交情匪浅、自认为掌控着各县领导人官运的武某斌冲上了前台,鉴于王立鼎正在民乐县做工程,武某斌便硬拉上该县一主要领导人,在兰州巍某斯公司17楼对此事进行“调解”,在场人有裴家债权人代表2人、王立鼎、武某斌和民乐县一主要领导人共5人。

调解中,王立鼎对于800多万元的“冤枉钱”也就认了,只是鉴于现金紧张,要求以临洮县的那部分商铺抵债。裴家拒绝商铺,武某斌要求王立鼎抓紧卖商铺,分三次还清欠款。

武某斌在召集民乐县领导人参加调解会议后对裴某江声称,他这个“调解”的效力,比法院的民事诉讼管用,裴家人也深信不疑。

遗憾的是,王立鼎那一段时间真的“钱紧”,因此,无论如何也没能兑现“调解会”上的承诺偿还现金,这让武某斌认为,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便放话要对王立鼎采取严厉的措施,裴家人因此公开对王立鼎说,你若不立即还钱,会受到报应。

2019年7月18日,曾经做过省委巡视组组长的武某斌指使临洮县监察委对中晖公司进行全面审计,由于抓住了王立鼎的把柄,即中晖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股权曾经过户到巍某斯公司持有的工商记录,加上裴某江曾授意王立鼎的人刻制巍某斯公司公章,遂将王立鼎和公司副经理、出纳3人抓捕,要以职务侵占定他们的罪,并要求他们交出公司的全部财产。

这对裴某江无异于天上掉下金砖,不仅能要回一千多万元欠款,连整个中晖公司的上亿元的财产,似乎都成了自己的,这让裴某江相信,王立鼎受到了报应;然而好景不长,三个月后的2019年10月,他的官方靠山武某斌也受到了报应,被甘肃省纪委监委立案调查。

有罪证据不足而无罪证据充分

早在2019年11月,甘肃明源律师事务所彭新莲律师初接手此案时,清楚地看出,王立鼎不构成职务侵占罪,因为,虽然有形式上的中晖公司法定代表人、股权过户给巍某斯公司,但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巍某斯公司对中晖公司实施了实质上的投资、经营和管理。

因此,为了提醒有关方面避免办错案损害当事人合法权利,特别是王立鼎作为企业法定代表人,涉及近四百多人的就业问题,羁押王立鼎将给社会造成巨大损失,彭新莲给法院写了书面辩护意见,对本案的证据进行了全面质疑。

法院将彭新莲律师的辩护意见,转给侦办单位以补充证据。侦办单位根据法院转达的律师意见又补充了3本卷宗,但仍然没能凑够足以认定犯罪的证据。

庭审时,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王发旭律师仍然能清楚地看出,包括认定事实八个方面的错误、王立鼎对中晖公司拥有100%股权并没有实际转让、不符合职务侵占罪构成要件、本案违反法定程序等各方面看,王立鼎等3人不构成职务侵占罪。

已经建成的小区

起诉认定事实八个方面的根本错误包括,案卷中的《2015年1月7日董事会决议》显然系伪造,该决议的“记录人”在笔录中承认,系2018年底补签,即中晖公司股权已经恢复为王立鼎持有、王立鼎与裴家人关系紧张时补签字;《决议》中所述“投资回报率”与实际对账单明显相矛盾;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巍某斯公司对中晖公司进行了人、财、物的管理;有明确的证据表明,裴家人给王立鼎的钱,系个人借款而不是公司投资;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王立鼎及其员工与巍某斯公司有劳动关系;现有证据表明,王立鼎自行刻制巍某斯公司公章办理股权转让(恢复)登记,系由裴某江授意并没有相反的证据;侦办机关认定的涉案金额与“被害人”裴某江所请求明显相矛盾,裴某江主张“受害人损失”1717.06万元,而控诉方所认定的“受害人损失”金额竟然高达9000多万元。

业界常识表明,企业股权转让,必须以实质性的转让为标志,而不是以协议、报备形式为标志,房地产业作为资金密集型、劳动密集型行业,其股权转让必须以实质的资金投入、劳动、管理投入为标志;而资金收益必须是与经营管理的最终绩效相挂钩,具有面对市场的不确定性,而本案裴家人借给王立鼎资金约定了利息,没有任何管理投入,收益具有确定性,享受了债权的资金就不符合股权的法律特征。因此,中晖公司的股权并未实际转让。

王立鼎在自我辩护时说,如果中晖公司真的合并到巍某斯公司,在建设过程中,他自己的挖掘机、铲车、吊车、自卸车等设备,在挖土方、运渣土、回填等施工项目中逾二百万元的费用,一定会在成本中列支,而如今,账册中却没有这些众所周知的应列成本项目。

王发旭律师总结说,本案证据不能满足职务侵占罪的构成要件,王立鼎的行为,既没有损害中晖公司的利益,也没有损害巍某斯公司的股东个人的债权利益,因此不构成职务侵占罪。

最后,辩护律师从四个方面,阐述了本案程序违法,是一起典型的官商勾结人为制造的假案,包括武某斌指挥临洮县监察委越权插手此案、侦办人员参与造假、公诉机关视法律程序为儿戏、法院直接指导侦办单位“凑证据”不符合法律规定等等。

知情人揭露官商勾结经营之道

武某斌之所以在裴某江与王立鼎之间的至亲关系中,枉顾人伦“痛下杀手”,是因为,他与裴某江之间,利益关系过于密切。

王立鼎的父亲王宏在举报书中,曾详细列举了武某斌与裴某江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八个方面的线索。

裴某江曾送给武某斌一套面积180平米的豪宅,装修豪华,家具齐全,该房于2014年建成,位于临洮县辛店镇。

巍某斯公司位于临洮县辛店镇所有阳光温室等高效农业设施,都是武某斌任甘肃省农业行政部门领导人时,财政拨款所建。

裴某江在兰州市城关区西关巍某斯名表店面楼上17楼为武某斌准备了专门用餐接待的场所,武某斌接待客人都在这里进行。

裴某江建设位于辛店镇的巍某斯家属楼、商贸楼,均没有建设手续,是武某斌帮其打招呼建成的。

临洮县城中商贸城项目,系由武某斌找该县主要领导人协调拿到土地;后因拆迁问题该项目没做成,武某斌又出面协调县里对裴某江进行赔偿,给了裴某江很大的倾斜性照顾;后来,又给裴某江在临洮县城换了一宗地,随后裴某江以巍某斯房产公司的名义进行开发。

裴某江每次请武某斌吃饭,都要送很贵重的礼物。2017年7月的一天,为协调上述商贸城项目,裴某江将价值二十万元的虫草2斤放在武某斌车里。

裴某江还告诉王立鼎,武某斌只喝价值五千元的茅台十五年陈酿,由裴某江每年送其逾百瓶;武某斌抽烟只抽每盒百元的黄鹤楼小盒,也由裴某江常年供应。

2017年为了帮裴某江做成临洮县城中商贸城项目,武某斌多次出面请该县主要领导人吃饭,要求领导人拍板降低地价,后因地价问题项目没做成,武某斌和裴某江联手告该县石姓领导人的黑状,还向王立鼎“征集线索”,因王立鼎不知情而未遂。

王家人不知道的是,武某斌作为曾经在省里的实权人物,在全省其他地方还与哪些人有密切的关系、有怎样的贪腐滥权行为,这尚待有关方面依法调查才能知道结果。
来源:https://3g.k.sohu.com/t/n455962541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内蒙古法制网(www.imnuiesc.com) © 2020
  • 合作 QQ:314127396客服1 商业资讯